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中国电影“资本江湖”:煤老板点灯、地产商结寨、互联网造浪

发布日期:2019-03-07 03:03

摘要:互联网资本转动了影视大门的钥匙。钥匙背后,金光万丈。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一个月前,它投资的电影《流浪地球》上映,如今以45亿票房稳居中国电影票房第二;

一周前,它投资的电影《绿皮书》摘得奥斯卡三项大奖,上映三天票房就破1亿;

一天前,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对其完成股权增持计划,它正式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附属子公司。

如果你关注电影,那你应该知道它的名字——阿里影业。近期,这家互联网影业公司大动作频频,持续成为焦点。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股权增持,是阿里巴巴集团对阿里影业所投下的“信任一票”,也是对文娱产业在构建消费大生态中战略地位的长期看好。

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看好电影的人添了一拨又一拨。在互联网入局之前,早有煤老板点灯,地产商结寨。

悄然间,资本天地换了多种颜色。细数昔日,方懂今朝。

电影资本,“国退民进”

1978年的中国,百废待兴。电影行业也从一片寂静中走来,复又喘息。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彼时的中国电影产业也是“国营”。北影、上影、八一等国营制片厂完全依照行政指令拍摄,“只管生产,不管市场”,资金则来自于各级政府。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片头的红星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大字都为精神匮乏的人们带来了慰藉。《晚钟》《四渡赤水》《庐山恋》等一批优秀电影,皆诞生于此时。

九十年代,一边是电视机迅速普及,电视业发展强劲;一边是国家对电影进行更为严格的限制——国产电影进入低潮。

1996年成了分水岭。

这一年,电影数量继续减少。三年以后,中国电影总票房降至历史最低。

同在这一年,全国电影工作会议在长沙举行,“推进影视一体化,拓宽电影资金渠道”被提上日程。这以后,民营影视公司拔地而起,民营资本正式加入赛道。

《甲方乙方》,打响了第一炮。

博纳影业董事局主席于冬曾介绍,在中国电影资本的最低点,韩三平没有钱,中影没有钱。就在此时,王中军借了30万,投资《甲方乙方》,占10%。该电影的投资回报率,最终在3倍以上。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这句词片尾的著名台词,传遍大江南北。中国电影资本,也自此拉开了“国退民进”的大幕。

至2003年,广电总局颁布《电影制片、发行、放映经营资格准入暂行规定》,进一步“开禁”。民营影视公司地位提升。同一年,民营制片公司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主力。

煤老板点灯

影业资本进一步“开禁”,正值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煤炭需求迅速增加。

当是时,每分每秒,煤炭一车车地往外运,金钱一摞摞地往上叠。常年在地下数百米乃至数千米处挖掘财富的人,忽然跳离了地面。

这个多集于山西的群体,拥有了一个具有时代意义的名称:“煤老板”。

因过于迅速且看似不带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发迹,他们背上金钱的同时,也背上了负面的名声:土老板、暴发户。

衣食足而知荣辱。

为了赢得尊严,部分人将手中的钱财转向“电影投资”。

在他们看来,“做电影”三个字,即等同于“有文化”。况且,《阿凡达》刚赚得盆满钵满,十余部国产影片票房也都过亿;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个赚钱的行当。

首波投资电影的煤老板,欲望里镶着四个字:名利双收。

命运的奇幻之处在于,不久之后,因为一些无法抗衡的宏观因素,“投资电影”不再是“煤老板”玩票式的尊严性的选择,而是正儿八经的转型方向和生存之道。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2009年,矿难多发、产能过剩,山西煤企进行重组。这一兴于二十世纪初的“加入世贸组织”和“煤价市场化”的群体,渐次衰弱。他们中,有人做了房地产,有人投身餐饮,有人摸起了互联网。

第二波投资影视的煤老板,也将常年提于地下煤矿里的那展照明灯,点到了电影行业中。

煤老板的资金,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中国电影业的发展。多年后,依旧有人怀念“煤老板投资”的时代。

但其也因往剧组塞人而为人诟病。那些年,常可见籍籍无名的女演员,突然成了“众星拱月”的女一号,背后正是煤老板的力量。

其投也忽,其散也忽。

接连的亏损,让煤老板无利可图,拂袖离场。公开报道显示,2011年,电影行业的投资总额少于2010年。这被认为是煤老板的退场信号。

自此,他们在影视行业点的那盏资本之灯,幽暗下去,只剩零星的火苗。

地产商结寨

如果从与行业沾边的时间看,地产商远先于煤老板。

那是2002年,中国电影院线迎来改革,电影院属于可以流通的经营领域。

早已对电影业青睐有加的王健林,于2004年与华纳达成合作,在天津开设了第一家华纳万达影院,之后又陆续建立四家。约莫同一时间,保利集团也联合博纳,成立了保利博纳集团,开始涉及电影产业。

 

次年,广电总局特别批准,成立万达院线。其与华纳结束合作,全面接管5家影院的管理,开始了进击之路。十余年的发展,万达已跻身中国院线第一位。

 

万达影城

 

 

 

万达的带动效应极为明显。

几年间,70余家房地产公司纷纷入局,开设各大影城。据统计,仅2010年,全国就增加了1533块银幕;2017年,全国总银幕数量达到了50776块,成为全球银幕数量最多的国家。

尽管率先接触院线,但在纯粹的电影资本里,地产资本却后于煤老板。

2009年,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成立,这标志着万达集团正式进军影视行业。三年后,万达影视投资的多个电影项目纷纷上线,包括《hold住爱》《警察故事2013》《宫锁沉香》《同桌的你》等。

地产商不再只限于钢筋水泥下的平地起高楼,而是在影视投资的旷野中,大规模安营扎寨。

不可否认,在中国电影史的军功章上,有万达等地产商的一角。没有它们,电影不会以如此迅捷的速度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之中。

然而热钱进入,内容疯长。圈钱、制作,投放,急功近利的风气极速蔓延,大量烂片在这个时代被催生。

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教授,就曾指出:“中国电影被钱‘噎’住了,每年有70%的电影无法上映。”

地产资本在影业狂奔的路上,将阳光和阴雨一同留下。

互联网造浪

业内人士公认,《绿皮书》摘得奥斯卡,是互联网资本在影业赛道上最为耀眼的一次亮相。

“本次(绿皮书)获奖会加大阿里巴巴在好莱坞的投资吗?”

近日,当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被问及时,他从容答道:“我觉得要看这一次获奖代表了什么,(从这里)能够看出我们再投资电影的时候有什么样的选择。”

这位1999年即加入阿里巴巴、现任董事局副主席的“老阿里人”,用一句话解释了参与投资的原因:“因为我们看到把高质量作品带入中国市场的可能性。”

无独有偶,阿里影业总裁张蔚,也于日前接受采访时表达了相同的态度。

“马老师说,我们做电影行业不只是来赚钱的,因为赚钱有很多其他的方法。阿里发展到今天,要做一些富足人心灵的事情。”

这件事情,始于2014年。那年,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成立阿里影业,同时上线第三方售票平台——淘票票业务。

阿里之外,腾讯从腾讯视频开始,成立腾讯影业和企业影视。网易影业则于2015年正式成立,同时宣布游戏影视化、影视游戏化、孵化新IP三大业务布局。

互联网资本转动了影视大门的钥匙。然而这门,不好打开。

最初的三年里,阿里影业战绩平平,投资的部分电影存在口碑差、亏损大等问题。

拥有庞大资源的阿里影业尚且如此,遑论其他。转型迫在眉睫。

直到樊路远上任。他重拾内容,将阿里影业定义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平台的全新的内容公司。”

淘票票、宣发平台灯塔、IP衍生平台阿里鱼、影视金融工具娱乐宝——四大基础设施,加上对内容的大力投入,阿里影业逐步成了“爆款”制造机。互联网资本的钥匙,这才展示出了它那金光万丈的力量。

在《绿皮书》获奥斯卡的第二天,阿里影业总裁张蔚详解了《绿皮书》的投资过程。

“我们有一个绿灯委员会,这个片子看完以后,绿灯委员会出奇的一致,没有人说票房预估是多少之类的,大家说故事太好了一定要上。”

这部包含着爱与友谊的电影,因和阿里三观一致,仅一个晚上,就被决定投资。

当有人问起张蔚是否介入前期的创作时,张蔚坦言,“要用合作的心态去做,他们肯定有别的方面做的比我们好,要互相匹配。和合作伙伴共同进步,留下空间让他们发展”。

20年过去了,无论是做电子商务还是做电影,阿里巴巴的这一理念从未变过。

那么,阿里影业究竟还会带来些什么?

“希望带给观众更美好,更快乐,更健康,更有希望的精神体验。”

说这话的时候,张蔚正坐在北京朝阳20层的办公室里。窗外的北京,刚出现了久违的阳光,视野明朗而开阔。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