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一年亏掉85亿,美团何时才能盈利?

发布日期:2019-03-12 02:04

摘要:摩拜更名美团单车,仅这一个动作就导致13亿人民币的无形资产减值。

天下网商记者 杜博奇

3月11日,美团点评公布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2018年营收652亿元、调整后产生净亏损85亿。

美团旗下三大主营业务,分别是美团APP主打的餐饮外卖,大众点评app和美团app主打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以及美团打车、摩拜单车、榛果民宿、小象生鲜所属的新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自称“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两大业务按合并基准计录得正的经调整经营溢利”。但2018年它的经营亏损高达111亿人民币,比2017年扩大了73亿元。

美团几乎每年都拓展大量新业务,但是成立9年以来,一直没有解决一个核心问题,那便是所有业务均处于高度竞争环境,没有一项业务实现持续盈利。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这并非长久之计。

美团外卖的盈利困境

外卖是美团的主战场,也是它的大本营、流量池和火车头,其重要性可谓不言而喻。

从2010年美团成立至今,外卖的盘子不断扩大,作为主营业务却一直没能实现盈利。前期为了获得市场优势必须忍受亏损,而上市以后,有了业绩的压力,外卖业务的盈利诉求也水涨船高。

2018年,由于美团大幅调高商家的抽成,外卖业务毛利率从2017年的8.1%上升到了13.8%,变现率从2017年的12.3%上升到了13.5%,增幅只有1.2个百分点,显著落后于毛利率的上涨幅度,并且相比前几年动辄3个百分点的增长,它的变现能力实际上正在陷入停滞。

外卖属于到家业务,在这条赛道上,还有京东到家、物美旗下的多点、58到家。外卖能不能盈利,美团单方面说了不算。相反,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由它的老对手饿了么决定。

去年,饿了么调整组织架构、进行战略下沉,并投入重金补贴C端用户和B端商家,让美团十分被动,但不得不硬着头皮跟进,否则就面临用户和商家流失的风险,最终导致市场份额下降,规模效应失效。而一旦美团陷入饿了么发起的“价格战”,就势必拖累变现能力。

2019年初,饿了么把百度外卖升级为饿了么星选,在一二线城市与美团争夺白领用户,并对知名餐饮品牌进行数字化改造,改造的过程中可以直接沿用阿里云、菜鸟等兄弟公司的技术,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成本,而美团则不得不自掏腰包投入重金,从头开始技术研发。

2018年,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达到2828亿人民币,斩获381亿人民币收入,贡献了整体收入的58.5%。代价是为此付出了高达328亿人民币的销售成本,占到总成本的65.6%。

摩拜火烧资产负债表

2018年,王兴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收购摩拜如果排第二,应该没有什么可以排第一。

27亿美金收购来的摩拜,一度让美团每天多亏损1500万。王兴震怒,王慧文出马,不得不按下暂停键。经过惨烈的内部整合,创始人胡玮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CEO刘禹三个关键人物先后出走,在王慧文统领下,摩拜关闭国际业务,并搬到美团总部合署办公,开始加速美团化。

这一轮重组火烧美团资产负债表,目前仅摩拜的海外重组,美团就需要减值拨备3.58亿人民币。不久前,摩拜更名美团单车,仅这一个动作就导致13亿人民币的无形资产减值。

共享单车的战场上,摩拜与ofo两强相争,哈啰渔翁得利。目前哈啰已经从单车这个“两轮业务”升级为网约车这个“四轮业务”,并强势入侵顺风车业务。对比之下,摩拜被美团收编后不到一年时间,从一家估值数十亿美金的独角兽,沦为美团LBS平台的单车事业部。

巅峰时期,摩拜单车的市场投放密度与小黄车并驾齐驱,如今它在城市街头的能见度已大幅度下降,并且破损率极高。目测杭州地区,摩拜单车的密度,仅为哈啰单车的三分之一。单车算入公司的固定资产,加上损耗和折旧,对美团资产负债表又是一笔不小的沉没成本。

曾经轰轰烈烈,如今一地鸡毛,美团上市前夕,重金收购的摩拜完成了撑大资产包、扩大交易单量、到资本市场讲个好故事的历史使命,如何收场,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实际问题。

一个月前,有媒体报道,出于投资人压力,美团有计划将大众点评并入美团APP,以提升后者的日活用户数量。王慧文虽然否认了这一传言,不过大众点评的重要性下降却是不争的事实。

2月22日,王兴发布内部信,点评平台更名为点评APP部,与美团app共同率属于王慧文领导的用户平台,今后大众点评的交易功能更多导入美团APP,自身则聚焦于搜索和查找。

曾经何时,大众点评还是王兴最头疼的对手,它今日的命运,会否成为摩拜的写照?

小象生鲜,鸡肋还是未来?

美团以“吃”为战略核心,无论是加强C端用户粘性,还是推进B端餐饮企业的数字化改造,它都需要拿出有说服力的武器,也就是要有自营的新零售样本工程,这就是小象生鲜。

为了攻打新零售的山头,美团专门成立了小象事业部,由高级副总裁陈亮领导。陈亮是王兴创立校内网时期的老臣,中间一度离开创业,2011年再度加入美团,如今是美团五大高级副总裁之一。

去年5月,第一家小象生鲜在北京方庄时代life广场开业,目前已进入了北京、无锡、常州三个城市,一共7家门店。从扩张节奏来看,它还处于从“0到1”的模式探索阶段。

小象生鲜定位于线上线下一体化生鲜超市,产品涵盖14个类目,主打生鲜、餐饮、电商和即时配送,实际上沿用的是“盒马模式”。在这个赛道上,盒马鲜生已经实现单店盈利,并开始大规模扩张到全国100多家门店,而它的背后,则是小象生鲜、7FRESH等一众追随者的惨烈厮杀。

小象生鲜已然落后一程,虽然有美团提供充足的粮草,但其实,留给它的时间也不多了。

2018年,王兴与程维约了一次饭局,扭头就推出了网约车业务,加上收购摩拜,颇有一番在出行领域大干一场的气魄。一年后,美团网约车止步南京、上海等个别城市,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声量。

小象生鲜是继续憋大招,还是如网约车这般浅尝辄止,关系着美团新零售的战略走向。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