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在宿迁,还原一个真实的京东

发布日期:2019-05-06 00:30

摘要:世事如海,人心似水,宿迁人对京东及其创始人的看法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天下网商记者 张文政

“俺们宿迁现在的刘强东比人家项羽名气还大。”出租车司机用一口苏北普通话揶揄着。

宿迁是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故乡,也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出生地。两千多年前,项羽攻入秦国都城咸阳,一把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最后不听劝谏要班师回乡,死活要回宿迁老家。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下项羽的心态:“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这个耳熟能详的典故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下半截——碰了一鼻子灰的劝谏者私下吐槽说:“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这话传了出去,项羽听到后,二话不说把他给煮了。

2000多年后,宿迁子弟刘强东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成为全球最富有的那几百人中的一员。2018年,"明尼苏达事件"东窗事发,他又在一夜之间成为全球各大媒体最关注的宿迁人。

一面高呼:“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一面手起刀落开除三类人,心狠手辣不输项羽。而他身上不断升温的曝光量,则让汲汲于功名的另一个宿迁人——陈光标望尘莫及。

最近,随着民事诉讼书流出,“明尼苏达事件”的细节曝光于天下,曾经将其引以为傲的宿迁当地人,对这个给他们带来了工作机会的亿万富豪的看法也开始变得摇摆起来:“他那一下贵哟,损失几个亿。要是发生在咱们平头老百姓身上,这都不叫事儿。”

“成也女人,败也女人。不能太高调,不能装逼,装逼遭雷劈。”

“它拖着你的时间、你的青春”

宿迁电子商务产业园内有一栋80米高的玻璃大楼,京东客服中心就设立在此。这里如同一台巨大的商业机器的维修部门,上万名客服人员日夜轮替地接收着客户的愤怒与不满。

早在2011年,为了控制成本,京东就把客服业务迁出北京,在扬州、成都和宿迁打造了三大客服中心,而其中又以宿迁最广为人知。眼前的这栋大楼,属于二期工程,2014年京东上市后花了三年时间建设,据称总投资10亿人民币,最多可以容纳15000名客服坐席。

这栋20层高的建筑,下面几层是办公区,上面是生活区,刘强东三令五申的员工宿舍就在这栋楼里。此外京东还在宿迁拿了300多亩地,据称投入20亿要打造京东智慧城。

几乎每年的618,京东都会在这里都会举行“客服誓师大会”。2016年那次,打出了这样的口号:“只要战不死!就往死里战!这是预约电话人的战死决心!FIGHTING!”

眼下,京东还在宿迁大规模招聘电话客服,高中以上学历即可应聘,试用期两个月,底薪1700元,加上绩效、餐补、全勤奖、房补和加班费,转正后月收入3380到6000元之间。

在宿迁人才市场上,电话销售专员这样的工作月薪一般是4000到8000元;就连不知名手机配件厂的普通操作工,一个月也能拿到4000到6000元工资,而且还包吃住。

对比下来,京东除了名声大一点,员工拿到手里的收入不多,实际上只能算中等偏下水平。

客服贾明(化名)说,自己的月薪也就三四千元,宿舍在园区内,“(平时)也不出去玩,就是躺宿舍睡觉,打游戏。吃完饭要不回去躺一会儿,要不还坐回到电脑前。”

一位当地人的经历多少折射出宿迁人对京东的复杂心态。

他的儿子去年读完研究生毕业,京东北京无人机中心开出一万五以上月薪。他不同意儿子去。“它拖着你的时间、你的青春,拖过去,你的青春一把握不住了……京东不可能红火一辈子的,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你肯定就要被淘汰的……吃饭、上班、睡觉,你就上这班,外人你根本接触不到啊。”

不知所措的快递员:“裁就裁吧”

茆师傅是宿迁一名京东配送员,这之前,他在宿迁当地一个楼盘做过销售员,还当了两年左右的外卖骑手。“第一次知道京东,就是看到快递员骑着京东的快递车,人家说,京东工资高。”没想到干了两年了,每月到手六七千元,“挣的也就是个辛苦钱”。

一位离职的京东员工最近接受AI财经社采访说,“第一次从手机里看到明尼苏达事件时,我的脑子嗡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设崩塌了,这是我的第一感受。”

远在宿迁的京东快递员们,对此就没有那么敏感了。茆师傅说,“去年我们总裁出那个事,跟我们又没关系。”但是,实际上一系列与他们有关的事件正在紧锣密鼓地酝酿。

4月15日凌晨,刘强东在内部邮件中披露:“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如果扣除内部结算,京东物流去年亏损总额超过28亿。”

十几万人的薪酬正在成为京东物流的一个巨大负担。2018年京东物流完成25亿美金独立融资,一年后刘强东直言:“如果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的。”

为了开源节流,刘强东采取了两个举措:一是开辟快递业务,增加公司外部收入,二是降低内部成本,取消底薪、调低五险一金基数等等。这些举措在快递员中引起了恐慌。

张师傅说:“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如果公司要定下来,我们也没办法,要不然你就辞职。”

今年以来,短短两个月内,京东已经有CTO、CHO、CPO等三个重量级高管离职,末位淘汰制出台以后预计将有10%的高管被淘汰出局,中层和基层的洗牌也正在展开。

“顺丰啊很多其他快递公司都在跟京东竞争。”茆师傅觉得苦日子要来了,“反正裁掉就裁掉吧,我就这样想的,裁就裁吧,京东要把我留下来就留下来。”他有些不知所措。

村民:“亩产不到八九百斤”

从宿迁汽车客运站到刘强东出生的宿豫区来龙镇长安村(今光明村),要一路往东北开20多公里。

2016年,刘强东携新婚妻子章泽天返乡,逢人就说:“这是我媳妇。”他们两口子还个人掏腰包,给全村650余名60岁以上的老人发出了每人1万元的 "春节特别红包"。

一个邻村的人说,“他们那个村老百姓得到不少实惠,对我们没有多大帮助。”

几位光明村村民证实,刘强东为镇上小学购置了多辆校车,在光明村修了两条路和一座名叫“京东文化公园”的小型公园。当地人称,镇上在建的一座敬老院也有刘强东的投资。住在刘强东家北面的一位村民说,这个片区两年多前重建农民住房,“刘也出了钱。”

光明村集中兴建起一排又一排二层小楼,外墙都刷上了淡黄色的漆,直晃眼睛。

相比其他人家,刘家门庭更宽阔,屋檐伏有雕龙,大门两旁的门壁有两幅石雕画。绕到房后可以看到,刘家的院子比其他人家大很多,里面有一座假山,几株种类不同的树。

村民蒋大叔对此颇有微词,“他做事不实在,就比方说盖小区,他这门不能就这样盖,说是统一规划,可是有人(脉)的面积就能盖得稍微大一些,没有人(脉)的就按规划来……”

蒋大叔一家是当地认定的“一般贫困户”,家有5亩地,长年种小麦、水稻。2015年,宿迁联合京东推出“一村一品一店”的扶贫模式,即每个村推出一个地方特产,经营一家网店,以“一店”致富“一片”。蒋大叔说,自己从未参与过上述产业扶贫项目。

他还说:扶贫手册里写的“ ‘一对一’结对帮扶”形式大于内容。而且,除了2016年那年“春节特别红包”和之后两年的年货外,刘强东并未在扶贫这件事情上帮助过他。

多年前,刘强东在村里承包了上百亩土地种植“无公害水稻”,后以“来龙有机大米”在京东商城销售,由于国家规定要连续3年生产后才能称为“有机大米”,最后不了了之。

蒋大叔认为:“他没有技术,没有经验。他种的品种亩产不到八九百斤,我们种的杂交稻一般也得一千四五,最高一千六七……村里还发给俺们吃呢,味道跟人家一样,没什么感觉。”

“不给调吗?行,我打电话给刘强东”

光明村曾经开了一家京东商店,货品都来自京东商城,它同时提供网上下单、代收快递等服务。据蒋大叔说,后来因为没有什么人关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声不响关掉了。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宿迁市街头出现了许多悬挂“京东便利店”红色门牌的商店,一位店主说,他只须缴纳5000元保证金,就能“挂大牌子”,“指上它(京东)的名气。”

据此前的媒体报导,京东便利店店主从京东的进货量必须占店内的一半,该店主抱怨,从京东进的货临近保质期无法换货,而且,“京东家的货(相比原来的渠道)也贵。”

当地苏宁小店的收银员说,宿迁的京东便利店近来关掉不少。两年前,来龙镇开了家苏宁易购,工作人员说,“就是要打到敌后……虽然没生意,但就要给他(刘强东)看。”

来龙镇一位居民的儿子在京东买了一台煤气灶,放在家有一个月才开始装,装好了却打不着火。

找人来看了说 ,“这个煤气灶不行”。他儿子就打电话打到京东客服,他们公司还是不给调(换)。这位村民就又打了一通电话,“不给调吗?行,我打电话给刘强东,我来龙的,我离刘强东他家就3里路。”电话那头的客服说:“别了,别了,我们立马给你换。”

2019年的春节前,光明村村民没再收到刘强东的年货,去年的明尼苏达性侵案后,刘强东的妹妹同年11月又因疾病离世。据多位当地人说,这两件事对刘强东“打击很大”。

村民说,“刘强东回来,路上见到熟人都给烟吃,今年没回来,他心里头不舒坦。

编辑 杜博奇

本文由天下网商(txws_txws)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