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乌镇也曾经历水之痛?阿里云陪着河长重见江南水乡的美

发布日期:2019-07-21 00:30

摘要:阿里云用前沿技术为河长减负,重现童年记忆中的水乡美。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2011年冬,弥留之际的木心,在看过乌镇“木心美术馆”的设计初稿之后,勉励支持着,喃喃说道:“风啊,水啊,一顶桥。”谁都没想到,这个遗愿得时隔多年之后,由阿里云和河长钱建松一起实现。

乌镇沐恩桥港的岸边竖着一块民合村村级河长公示牌,河长钱建松负责北永兴港-董家桥港段的河道巡视,全长2583.9米,每周用脚丈量河道环境就从这里开始。这里也是钱建松从小玩到大的河段,80年代片面追求经济发展,河水变的越来越糟。

数字转变的背后,乌镇经历了忍痛转型的治水历程。乌镇的水,不只承载着小镇人民的生活,它还浸润着小镇发展的梦想。钱建松亲眼见证了乌镇河道从清澈到被污染,再变回记忆中儿时的江南水乡。

钱建松巡河

曾经,钱建松身体力行日行2.5公里巡河,如今在数字智能化的帮助下,钱建松的工作也发生了改变。要让河水重回能淘米洗菜的年代,中国123万河长正为这样的目标而努力,阿里云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成了他们的新帮手。

水乡美梦破碎

清明时节,正值螺蛳肥美。五点下班,50岁的钱建松巡完河,换下一身西装,跟着同事们来到河边,踩着夹脚拖鞋蹚在水里摸螺蛳。“很容易,稍微摸一下就可以炒上一盘。”钱建松是村委书记,打小在嘉兴市乌镇镇民合村长大,这常常让他想起童年的时光。

图片来自乌镇旅游官网

“卖菜嘞,新鲜的呐!”天微亮,摇橹声伴着吆喝,唤醒了沉睡中的乌镇。河道对于“依水吃水”的乌镇镇民而言太重要,贸易、运输、嫁娶都是在河流上完成的。钱建松姓钱,就住在钱家村,一百多户的钱家村只有两个船,每逢过年是钱建松最开心的时候,远远瞧见一包包年货推在船上,顺着水流划向自己家。

六七十年代,每年农户们会把河塘底下的淤泥刮干净,堆进田里。河里的淤泥富含各种有机质和矿物元素,是有机肥料,清除完淤泥的河水更是清澈见底。“一到夏天,我就特高兴,‘扑通’跳下河游泳。” 钱建松指着一张一百年前民合水系的示意图,他小时候的家离水边就几步路。

民合水系示意图

钱建松家中的天井里有个大水缸。早上四五点钟,父母会去河边打水,清晨的河水还被晃动,挑上来的存在缸里,供他们一家人一天的生活用水。

放学回家路上,钱建松和几个小伙伴玩累了,就趴在沟渠边,手捧一碗水喝上一口。“7月天热,那时候我们应该在河埠头洗澡了。”一边在河里洗澡玩水,一边还能抓条小鱼、摸一把螺蛳回家。

木心先生曾给故乡乌镇写过一篇散文,彼时的他久未归乡,悄悄回到乌镇发现遗失了故乡的记忆,他坦言唯有乌镇的水能抚慰他的心。他是这样写的:“窗帘的缝间,透露楼下的小运河,石砌帮岸,每置桥埠,岸上人家的灯火映落在黝黑的河水里,可见河是在流的,波光微微闪动。”

然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毛纺厂、轴承厂、电镀厂、印染厂沿着湖拔地而起,打破了水乡原本清幽的美梦。伴随着传统制造业快速发展而来的是各种污水大量排放,古老的水乡小镇,失去了原有的本色,钱建松不能再下水洗澡,更别提螺蛳和小鱼,儿时对乌镇的美好只存在记忆中。

稳定河道干净,巡河人出现

经过浙江省嘉兴市桐乡流域的共有9条市级河道,42条镇级河道,302条村级河道。乌镇位于京杭大运河东侧,西临湖州市,北界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为两省三市交界之处,河道的水是从湖州、江苏流进来的过境水。

28年前钱建松就在乌镇镇民合村工作,在他记忆中1995年到2005年这十年,河流污染最严重。当地人看到的是“墨绿色、黑黝黝、白乎乎”,绿是有大量的水葫芦和浮萍,黑是上游的水早被工业厂污染了,白是有大量泡沫盒塑料制品。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乌镇迎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折——古镇开发,小镇发展被重新定位,旅游业成为新发展模式的支柱产业,自然也对优良生态环境提出了现实要求。2003年河长制在浙江省率先实行,即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组织领导相应河湖的管理和保护工作。

旅游开发从恢复水乡的外貌开始。钱建松记得,民合村的整治是从2007年开始,在当地俗称的赖西塘和北永新塘设立闸门,必要时关闭,拦住外来的水葫芦和浮萍。一开闸门就与京杭大运河互通,进行换水。

工厂是最大的污染源,不能再生存下去,需要全部关停。和工厂一起关停的,还有沿岸的一些豆制品加工作坊等。2014年,乌镇吹响“五水共治”的号角。如今的河面波光粼粼,护岸整齐,绿树成行。钱建松巡河时,每过一座小桥,都能看到一簇簇玫红色、紫色的鸢尾花浮在水中。

河长巡检时拍摄的照片

三年前,钱建松发现河里野生的白叉、鲫鱼、鲤鱼多起来了,还有对水质的要求极高的河虾成群。随之而来的是,夜里偷钓鱼的人变多,河道两边的快餐盒、方便面叉子、矿泉水瓶满地都是。

一直以来,钱建松跟100多名河长一样,拿着本子一路巡视,自己填写日期和当天发生的情况,日行2.5公里,一眼就能锁定河水问题。看到垃圾成堆的地方就做好标记,再电话打给当地环卫工人,让他们派人赶过来清扫。“在哪?我没看见有垃圾啊。”环卫工时常找不到准确位置,钱建松又得放下手头工作,沿路赶过去给他们指路。

数字智能化能减轻工作

北永兴港-董家桥港段的河道并没规定严禁钓鱼,但若是把整个河道拦起来再捕鱼的话就不允许了。钱建松在巡河的时候,发现有人用电叉电鱼,他二话没说就报了案。“电鱼行为太恶劣了,要拘留7天到15天。”

又有一次,钱建松坐着打捞船巡河,发现前面的河道怎么都过不去,仔细一看,才发现河中央拦着一道栅栏,还布置了网。“唉,一定又是捕鱼用的。”钱建松叫来工人把栅栏整个从水里取出。没想到几天后,设置栅栏的人在村委办公楼门口大闹,他是以捕鱼为生,花了2000多买来的用具。

“是我处理的。你是花不少钱,但河道是公家的,你不能私自拦截。”钱建松跑下楼,跟对方一遍遍讲道理,也把本钱赔给了他。设置栅栏的人拿到了钱也不多说,立马掉头回家了。

入河排污水口是巡河监测的重点之一

目前,民合村占地4.4平方公里,700多户人家有3000多人,村里6个干部大小事宜都要亲力亲为。另一边,村干部们也兼着河长、桶长(垃圾桶管理)等职,钱建松常常跟其他5个村干部说:“我们多做点事也是应该的。”但也耐不住村民把家长里短的事情委托给他们。

几天前,钱建松在晚上10点还接到村民电话,说是家里水管漏水了,让他明天派人过来修一下。谁家闹离婚了,钱建松要去做调解;两家因为菜地闹矛盾了,钱建松要去做分配。2015年就要拆的鸭棚,至今还有一家没有处理好,钱建松每隔一段时间还要赶去做鸭农的思想工作。

钱建松用河长APP变身“拍照狂魔”

2017年,河长科技的APP“智慧河湖长”引入乌镇。为了方便工作,钱建松身上总带着两部手机,一个只开着“智慧河湖长”APP,另一个专门用来接听村民电话。每个月巡河四次。每次巡河前,钱建松要打开APP,用于记录河面漂浮物、沿岸垃圾,重点盯防污染源和排污口。市里的水利指挥中心能看到钱建松的每一次巡河轨迹、日志和上报事件,不同的事件会触发不同的处理机制。

一旦发现沐恩桥港的沟渠里有油漂浮,钱建松就变身“拍照狂魔”,上传照片到APP,系统“一键”提醒保洁公司,当即派人手前往村里排查,看看是哪家饭馆的排污出现问题。“省时省心,还有监管,不怕他们不好好办事。”钱建松真的觉得身上的担子比以前轻了。

“河长大脑”助力河长

7月2日,河长科技宣布同阿里云合作,启动首期“万条河流上云”计划,旨在把每一寸河流数字化,以帮助河长及早发现私搭乱建、河岸河面垃圾、违法排污、水质变化等问题。未来希望能基于庞大的数据和先进算法,培育出可辅助治理决策的 “河长大脑”。

实时监控的视频预警系统

在80余公里外的上海松江,河长科技已经帮助当地政府建立了一套视频预警系统,24小时实时监控。将发布的算法能够实现对各类事件的自动报警,信息直接推送到对应的河长手机上。在大数据中心,也可以随意点开一段河流的视频进行监察。

“那太好了!如果我们这里能用上,我一个人就可以管村里所有的河。要是有无人机飞一飞,路面的垃圾我也能知道了。”钱建松听闻未来的技术布置,有些激动。

“在赋能、解放河长的同时,河长们其实也在帮助完成每一条河流的数字化。阿里云的计算能力则为如此庞大的数据处理、分析提供了可能。”河长科技CEO何文景介绍,河流可以看作是一个不断演化的生命体,在完成数字化、在线化的过程后,我们有望培育出一个“河长大脑。”

坐船巡河的河长轨迹

“河长大脑”将基于知识图谱、数据挖掘、机器学习等智能化技术,从水资源保护、岸线管理保护、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水生态修复等方面逐步为每一条河流构建出精准的画像,就像建立了详细的“电子病历”一样,最终实现辅助治理决策的功能。

按照测算,之前一个市的河流数字化管理系统需要2个月实现才能部署完成,在阿里云上提供服务后只需要1个星期。即便是偏远山区的农村,也能像注册邮箱一样使用这套系统。同时,阿里云的大数据的能力和大量开箱即用的AI算法则为“河长大脑”的发育提供了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