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一年出货948万台手机,不足小米十分之一,昔日“国产机皇”魅族大溃败

发布日期:2019-07-31 00:30

摘要:魅族的衰败有哪些深刻的教训?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2019年3月,深圳华强北路万商电器城一楼的一家门店易主。“MEIZU”的字被逐个拆下,代之以“HUAWEI”的大字。它曾是深圳最大的魅族手机专卖店,在经年累月的亏损之后,终于选择了退出。

人们行色匆匆,并没有注意到这一转换,正如他们已经许久没有注意过“魅族”这个品牌。

但不久之后的7月,一系列负面事件的持续发酵,让魅族重新回到了舆论的中心。

2016年最高峰时,魅族有2700家专卖店,如今只剩300家左右,算下来,每个省份还不足十家。

随之而来的是裁员。据悉,今年计划裁员超30%,最后仅留下千人左右。这些离开的人里有一线员工,也有业绩卓著的老将,比如Flyme系统的工程师洪汉生、高级副总裁李楠。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就在副总裁李楠已经离职但魅族尚未公开消息的间隙,反而是魅族创始人黄章率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

直指李楠是“费财”的同时,黄章还称“我们都是凡人,自我膨胀是魔鬼”。

殊不知,正因他的“自我膨胀”,魅族在披荆斩棘16年后走上了大败局的道路。

“国产机皇”的诞生

黄章原名黄秀章,1976年出生于广东梅州市梅县区,生得一副机灵模样。

早年,黄章曾出任新加坡一合资企业的总经理。由于和公司股东们存在分歧,于2003年离开。

同年,他在广东珠海成立魅族科技,专营mp3,开山产品为“MX”系列,意寓“梦想”。之后推出的music card、mini player等mp3产品,采用黑白双色,质感上乘,颇有一番iPod的味道,而性价比又高于iPod。一经问世,就年销售超10亿元,稳稳站上了mp3国产第一的位置。

那时,在珠海这个海岸线最长的城市,青年黄章在咸湿的海边呼一口气,都是梦想迈出第一步的味道。

黄章还有更大的期待。

2006年,播放器市场正值繁荣,魅族的mp3已远销欧美日韩等数十个国家,但黄章已经从激烈的价格战和难以高速增长的销量中,感受到了繁华下暗藏的波涛之汹涌。次年,iPhone横空出世,黄章毅然转向高端智能手机的研发,让魅族在即将到来的智能手机时代具备了先发优势。

研发过程一波三折,终于在2009年夏天,魅族发布了第一款智能手机M8。

尽管因涉嫌抄袭而被苹果起诉,但它还是打响了魅族智能手机的第一枪。每家魅族专卖店门口都排起了长队,长度远超当今刚开不久的网红奶茶店,M8也因此被称为“国产机皇”。

时隔近十年,仍有魅友回忆:“买M8,就是因为朋友看视频的时候太高清了”,“当时坐飞机跑了一圈,就为了买下4部M8”。

M8的粉丝里,有一人名叫雷军。起先,他想投资魅族,但黄章惜股。尽管投资不成,但两人成了好友,经常喝着可乐探讨手机。谁知,雷军明则讨论,暗则偷师筹备小米。

毫无保留的黄章在一年后才得知,深受伤害,懊悔不已。

“国产机皇”也因此为自己立下了一个强有力的劲敌。

归隐的创始人与“魅族三剑客”

2010年,黄章退出公司的日常管理,当起了隐士。

多年后,他道出归隐原因,“在M8M9之后感觉疲惫”,“尤其是M8被苹果通过相关部门要求我们直接停产让我感觉到民营企业做大几乎没希望”。整句话未带任何标点,却将落寞展示得淋漓尽致。

在黄章离开的日子里,魅族有三杰:白永祥、杨颜、李楠。

从左至右:杨颜、白永祥、李楠

白永祥是魅族科技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M8、M9、MX均由白永祥团队打造。在黄章当“甩手掌柜”的日子里,白永祥担任公司CEO。

杨颜自2011年加入魅族,先是任产品总监,主持并操刀了魅族所有软件产品的核心设计,国内最优秀的定制系统之一“Flyme OS”便经由他手打造。

李楠是最晚加入魅族的。2009年,他发表了名为《iPhone可有设计哲学?》的文章,被黄章欣赏。2012年,黄章力邀,李楠入伙,从移动互联网拓展部高级总监升逐渐升为副总裁。

尽管三剑客各有本事,但三人间常有分歧,又无一号人物统筹,公司自然难以快速发展。此外,一无长期战略,二因黄章反对资本进入,公司研发、营销等资金缺乏,魅族逐渐陷入困境。

而黄章隐居之日,正值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风云际会之时。日后手机史上留下名字的多个品牌,都在这期间入局并得到了极大发展。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53亿台。其中,华为手机出货量为5200万台,小米出货量1870万台,OPPO出货量1300万台,vivo出货量也超过1000万台。

反观中国第一台智能手机的出品方——魅族——却不足300万台。

2014年初,黄章出山。只是,此时天地早已换了颜色。

短暂的“回春”

纵观魅族2013年至2018年的手机出货量,可以发现,2015年至2016年这两年出现了一个“小阳春”,这一度被视为魅族重回主流手机品牌赛道的重要信号。

2014年,出山后的黄章改了套路,开始学习小米扩展品牌和产品线。魅蓝手机就在那一年年底诞生,由李楠负责。

魅蓝的口号是“青年良品”,对标小米的红米,主打性价比。2015年,魅族手机销量首次突破2000万台,进入了国产手机十强。据悉,这其中,魅蓝销量占到了70%。

李楠的另一作用在于,推动与阿里的合作。2015年年初,阿里巴巴5.9亿美元投资魅族。借助阿里的资金,借助“机海战术”,魅族迎来了一波起势。这也为黄章带来了巨大的信心。

一位内部员工介绍,至2016年,“我们都把华为当竞争对手,对OV也是不屑的”。

近日,李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评价公司陷于困境的原因:“整个公司文化自上而下的自大。你想想,魅族当年还自己做微博想跟新浪竞争。”真是一语中的。

魅族衰退,错在何处?

2016年,也成了魅族在“回光返照”后极速冲顶又迅速衰弱的一年。此后,它在泥淖里越陷越深。在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魅族的市场占有率仅为2%。

背后的责任,黄章恐怕占据了99%。

从2014年起,黄章每年都要“出山”一次,每年出山不久,就因散漫的惯性,继续过闲云野鹤的生活。一时兴起,或是“指点江山”一下,或是“口诛笔伐”他人。

因想往高利润高端机方向走,在魅蓝累计出货量超过5000万台时,黄章一声令下,魅蓝品牌被砍。“飞鸟尽,良弓藏”,在最低谷时帮魅族打开市场的魅蓝,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为了发展高端机,2017年,黄章请来了杨柘。他曾为华为手机定下“君子如兰”、 “似水流年”的标语。在魅族,他为pro7定下了“双瞳如小窗,佳景观历历”的广告语,最终被网友疯狂吐槽,称“中老年审美”。

因与高通“交恶”,当时pro7用的是联发科的处理器,且没有创新点。这也被认为是pro7定位错误、定价过高的原因之一。结果当年销量极为惨淡,时隔许久,仍有存货在售。

魅族的衰败,黄章屡屡错判之外,公司被黄家人所控也是原因之一。

根据《天眼查》,魅族第一大股东为黄章。高管名额内有弟弟黄质潘和姐姐黄小琴,一个掌握供应链,一个把控财务。在高管更换为黄家人后,魅族手机的质量也被魅粉们疯狂吐槽。

黄章看似云游,其实对公司的控制欲极强。以股份为例,始终掌握在自己和黄家人的手里。2014年,白永祥准备从魅族离职加盟乐视时,黄章妥协,称愿意“拿出20%股票分给高管和员工”。据悉,饶是如此得到的股权,最后也变成了“收益权”,且由黄氏家族代持。

如今,魅族“三剑客”白永祥、杨颜、李楠已经全部离开。

李楠也并非是黄章公开批判的第一位离职高管。2018年,魅粉想念白永祥时,黄章扬言:你想他去原价买他的pro7就好了。

根据IDC发布的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华为超2亿台,OPPO、vivo超1亿台,,被黄章看不起的雷军的小米手机,出货量为1.2亿台。

魅族的出货量呢?

948万台,相比上一年跌了一半。

编辑 杜博奇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