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这个河北小县城,靠啥横扫互联网化妆刷半壁江山?

发布日期:2019-07-31 00:30

摘要:一座曾经毫无存在感的小县城,如今大有席卷互联网化妆刷半壁江山之势。

天下网商记者 姜雪芬

黄勇男第一次出国时,被机场免税店里的化妆刷吓了一跳。“2800元一套,十支!”

在位于青县一个小村庄的韩国工厂里,一支刷子出厂价约十几、几十元,一套产品价格高时为几百元。

他所在的青县位于河北省沧州市,是中国武术、杂技之乡。这个人口超过40万,紧邻天津的县城,有200多家规模化化妆刷企业,近千个工厂作坊。几大“龙头”化妆刷企业集中分布在一条街道的两侧,可谓咫尺相邻。

当地近1/4人从事化妆刷相关工作。他们手中的产品,既有代工的兰蔻、香奈儿、魅可、SK-II、雅诗兰黛等国际品牌,也有覆盖中国各消费层的本土品牌,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非洲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里有从20岁到50岁素面朝天的女工,从不化妆、讲起化妆头头是道的男士,有要做国货之光,同日本企业PK的企业家,还吸引花几十万、囤了上千支刷子的骨灰级爱好者慕名前来。

近两年,甚至互联网美妆界刮起“世界化妆刷看中国,中国化妆刷看沧州”之风。

网友感叹,有的时候觉得很神奇,总有一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地方和人,控制着产业链,不知不觉“垄断”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产品。

武术之乡做化妆刷,人人有两把刷子

上世纪90年代,天津凭借区域优势,成为中国北方重要的对外贸易发展地区,吸引韩国企业投资落地。为了降低人工成本,一批韩资刷具企业在毗邻天津的沧州建厂。从东北南下打工的黄勇男,凭借朝鲜族语言优势,入职韩资工厂,与化妆刷结缘。

虽说工作与美有关,但黄勇男看上去跟美和时尚完全不搭边,平头发型无需打理,素面朝天,从不化妆。之前,跟其他工人一样,他对当地代工的国际化妆刷品牌终端价格没有概念,只知接到的订单来自四海八方,很多国家和地区。

一支化妆刷要经称重、墩杯、修型等多道工序制作而成。常年混迹在化妆刷堆里,耳濡目染加精心研究,他讲起腮红刷、眼影刷等细微差别信手拈来,比起化妆达人丝毫不落下风。

盛夏,窗外蝉鸣,墩杯工作车间里,人们正聚精会神盯着原料、半成品。女工手握刀片,挑出冗毛,聚精会神在修形,使其圆润。看似简单的步骤,实际上极考验手势与力度,优秀的师傅往往要花几年、十几年才能掌握。

女工年纪多在20~40多岁,上了年纪的人眼花了,干不了这一行。她们中的很多人从未出过国,没有精致的妆容,“手起刀落”间,赋予一支支化妆刷灵魂,从这里走向世界。

当爱美的人精心画着妆容时,她们每月也能赚得约2000~3000元收入。

刷子产业逐步完善,专业的刷柄、铝管企业应运而生,为当地人带来更多就业机会。黄勇男在当地买房安家,还拥有一家小型作坊。市场行情上涨时,他也能接到订单,增加收入。

本土企业崛起:“我不生产垃圾”

说起没有存在感的城市,沧州榜上有名。就连沧州本地人也常自我调侃,我们这有啥很厉害?除了小洋人生物乳业务生产基地,谈到青县,他们推荐机箱外壳的机率甚至大于化妆刷。

然而一座名不见经传、毫无存在感的小县城,如今大有席卷互联网化妆刷半壁江山之势。

早前,在这片土地上,化妆刷是韩企的天下。十多年前以兴源制刷厂等为代表的一批本土企业崭露头角,依然以代工为主。但仅仅几年之后,中国化妆刷品牌如艾诺琪、受受狼、琴制、花漾等雨后春笋般涌现。

曾经,中国制造是价廉的代名词,但总与质优隔了很长一段距离。

康绍兴记得,在国际美妆展会上,企业展台紧挨日本化妆刷企业。孰料对方看过展示的产品后,要求远离中国企业展台。他解释,“我们能做出和日本同样品质的产品”,但价格更低,产品性价比高,日企感受到了没有竞争优势。

13年前,“因经营不善”,他工作的韩资企业老板跑路。失业后,他和6个同事创业,接下了倒闭的工厂没完成的订单。在为国际大牌代工的日子里,他想到“我们有技术,有原料,有师傅,一样的产品,却卖出不一样的价格”,萌生了做中国品牌的想法。

筹集了200多万元后,他们投资建厂,跑到河南鹿邑皮毛产地考察原料。当地创业者介绍,行业水深,起初经验不足时,常有看走眼情况。山羊毛分中光锋、细光锋等8个等级,那段时间,有人常常花了高一级价格买回了低一级原料,没少交学费。

2011年,艾诺琪诞生,入驻淘宝、天猫等渠道。有人质疑网上有几十元一套的产品,国产品牌部分产品几十元一支,价格不亲民,还担心和国际大牌相比,品质没有保证。

他不服:“我不生产垃圾,5毛钱一把的刷子你敢买吗?”他要做化妆刷的“国货之光”,还从“天下第一毛笔”——湖笔的主要原材料产地江苏海门采购山羊毛,制作高端系列产品。

他边培育自主品牌,边为国际品牌代工。为提升综合竞争力,他着手布一个更大的局,斥资1000万元购买设备,建造了无尘车间,通过国际美妆展会宣传中国企业。

一支化妆刷的中国速度

爱美是人类天性。原始时期人类用小石子、贝壳、兽牙等制作串珠用于装饰。《楚辞·大招》有关于化妆的描述:“粉白黛黑,施芳泽只。”《战国策》中出现“郑国之女,粉白黛黑”记载,有人将此理解为当今粉刷的“原型”。

传说化妆刷的制作源于中国传统毛笔制作工艺。与沧州紧邻的衡水,为著名的侯店毛笔产地。随着中国书法文化走向世界,毛笔制作工艺也传到了日本。几百年发展历程中,日本将毛笔工艺用于化妆刷制作上,在选毛、管口、刷型上保持严谨态度,打造出优质化妆刷品牌。

在化妆刷爱好者吕晶的记忆里,20多年前,国内市场上化妆的人少,甚至不用化妆刷。随着改革开放,经济飞速发展,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追求精致妆容,愿意为颜值投资。去年,天猫美妆消费者已突破3亿。

看到200多家本土企业和韩资企业同台竞技,在网上销售服装的代士朋按耐不住了。沧州没有服装货源优势,他的服装生意不景气,朋友的化妆刷企业年销售额增长,于是,3年前他转行,创立花漾化妆刷品牌。

第一年,花漾卖了300多万元的化妆刷,今年,则在冲击5000万元的目标。去年双11一天,艾诺琪销售额就超过200万元。

位于县城马厂镇的一条主干道上,分布着众多国产化妆刷企业。不少企业老板为从前东家出走,自立门户,外界揣测企业之间多有不和。

开发新产品同时,他们也拓展了美妆蛋等相关产品。在中国消费者争夺战中,网上流传当地两大企业的“抢金蛋蛋风波”。两年前,当地一企业要推出一款美妆蛋,号称申请了专利,难抢。几天后另一企业也推出这款美妆蛋,称库存充足不用抢。

有人表示产品专利属于国外厂家,同时有更多人建议国产化妆刷应加大原创,突破设计等元素模仿国际大牌现状,做中国特色产品,成为“国货之光”。

众多当地品牌创始人给出了不同解读,称彼此之间会互相学习,正因大家都蜂拥而上,在小红书、微博等阵地,与美妆博主、kol合作疯狂种草,在淘宝上,这些国产品牌拥有几十到100多万不等的粉丝,搅动互联网化妆刷风云。

花几十万囤上千支刷子:“化妆刷是一种爱好”

代士朋与黄勇男所在的韩资企业合作,由后者代工生产部分产品,押注线上学生党,以借力互联网弯道超车。

“学生群体没有很多钱,但乐于尝试新事物”,他期待通过培育品牌认知,为后期拓展系列产品埋下伏笔。

他发现妻子越来越喜欢囤化妆刷。“以前出一款说帮我买一个,现在变成了帮我做一个。”乘着互联网之风,中国品牌崛起,平凡生活中追求美的人有了更多选择和实现梦想的机会。

看过工人送来的新样品后,骨灰级化妆刷买家吕晶开始和康绍兴“吵架”。做了十几年刷子的老板像一名小学生,拿着刷子傻笑,听着唇刷、眉刷形状、用法的细微差别。

当地年轻人多选择到北京、天津打工,像她一样从北京跑到县城,过起双城生活的人少见。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从小学习国画,对刷子情有独钟,几十年来,花费几十万购买了上千把刷子,能够铺满床。

曾经她和圈内人士一样,不看好中国化妆刷。在剁手岁月中,她的态度有了转变,认为国产品牌为后起之秀,增长潜力大,某些方面并不逊于国际大牌,她索性成为了品牌合伙人。

作为骨灰级收藏控,她觉得化妆不是一种需要,更是一种爱好,“上瘾,出一款买一款。”画家用画笔创造美丽的画,人们用化妆刷创造美丽的人和世界。

就在沧州吸引越来越多剁手党之际,2017年,中国尾毛产业的发源地之一河南鹿邑被授予“中国化妆刷之乡”。志在打造“买化妆刷看沧州”的品牌们,业务发展直接受上游原料供应影响。在市场教育后的新一波竞争中,抢占至高地,走出品牌差异化,也是他们思考的问题。

代士朋正酝酿着提价。虽然原料采用人造纤维毛,走大众路线,但除去营销推广费用,净利润增速并没有大规模增长。他相信未来新生代互联网原住民愿意为品质、高性价比产品买单。

一支刷子能反映出不同国家的消费文化。日本喜欢简单清新风,欧美订单多为色彩鲜艳、有创新形状的产品,非洲、东南亚偏爱性价比化妆刷。近日,为突出中国文化元素,艾诺琪推出了熊猫状粉刷,小巧玲珑,萌态可掬,迎合当代消费审美。

康绍兴还请了90多岁的河南刘氏制笔传人出山,一同拍摄了传统中国风宣传视频。朗朗读书声中,身着唐装的他们出镜,阐述化妆刷文化。在产品视觉传达上,琴制也在突出水墨山青、如黛等古风元素。

他们生活的县城已有600年历史,县名取自“四季常青”之意。依靠化妆刷产业,他们希望这座县城,在中国乃至世界的产业地图上,拥有一席之地。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