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谁说中国孩子只能玩着国外的乐高长大?

发布日期:2019-08-31 00:30

摘要:我们自己的“乐高”,早已成为了国礼走向世界。

天下网商实习记者 刘俏言 秦钰阳

如果做一款纯粹的国潮玩具,它会是什么样的?

首先它一定要是美的,不是在潮鞋上随意加两个中国字的混搭,更不是在丝巾上敷衍印着西湖风景图的文创。中国人骨子里对美的理解,是美在勤劳,美在实用。

这么一想,没有什么比古建筑更合适的了:这是每一个劳动人民都能塑造美的空间,艺术在这里诞生,同时建筑本身也成为了艺术。

而如果只取古建筑中一处称之为精巧,当属斗拱。这个在立柱与屋檐之间、层层复杂的称重结构,撑起了中国建筑特有的长屋檐。雨季倚柱而立,观檐下雨滴由点成线,这场景从古至今不知让国人生出多少情绪,吟出多少名篇。

其中的榫卯结构,不需要一颗钉子,单凭严丝缝合的木工技艺,就可平衡力量,抵抗地震。奇技淫巧,亦是中国人独有的智慧之美。

再回到最开始的那个问题——让每个人都能用零部件的积木组合榫卯结构,再拼成斗拱,重新审视古建筑的美,就是匠人刘文辉给出的答案。

我做什么都比别人晚一点

刘文辉的淘宝店取名“晚峰书屋”,是因为他做什么都比别人晚一步。

2015年底考上中国美院研究生的同时开始着手制造斗拱积木,那一年他38岁,一切事业从头来过。

38岁之前,刘文辉在国外打拼了12年,高管的位子刚刚坐热就放下所有的项目回了国。他说,“再在国外呆着,就会慢慢忘记自己的根。”

在越南打拼的刘文辉

2013年回国办了自己的画室,难为情地半夜溜进隔壁小区电梯间贴小广告的事儿也做了不少,结果六个月下来只有一个学生,还是朋友的孩子。靠着口碑,画室的情况刚刚好转起来,他就开了自己的淘宝店“文峰书屋”,专门倒腾艺术书籍。

刘文辉懂装帧知识,又有耐心。那时候,淘宝还未出现细分书籍类目的书店模式,他把自己精挑细选进来的书分成了绘画、书法、园艺、建筑等等类型,还用宣纸仔细包着。没过多久,店铺的一月销售额就做到了3万。

但只有刘文辉自己知道,无论是办培训班还是卖书,都是在给自己要干的那件“大事儿”铺路。

那是一个关乎于童年,模糊又遥远的梦。梦里,生长于山西汾阳的刘文辉站在自家的四合院里看着雨滴沿着屋檐而下,在青砖上砸出一个个小小的洞。梦里,他在离家很近的文峰塔下玩耍,抬头看见的,抬耳听见的,尽是古楼的呓语。

刘文辉家乡的塔

2013年,在上海松江区的一个小私人博物馆里,刘文辉望着展出的一座古建筑模型出了神,“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么美好的东西不应该被放在博物馆的玻璃罩里,被匆匆一眼看过后遗忘,它应该是可以被触碰到、让每个人都能够参与其中的。”

回家,翻阅古籍,童年的那个梦越来越清晰,刘文辉终于发现,回国之前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而这之后他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

一切还都不晚。

周围的人都以为我疯了

其实早在办培训班的时候,刘文辉就自己找上海的加工厂代工了30套斗拱。第一代斗拱还不能称之为积木,几个零部件只能勉勉强强堆在一起,他觉得差极了,但它们还是很快在QQ空间里被陌生的买家买去了。

有市场,刘文辉就觉得有干头。2016年过了美院初试之后,刘文辉便把精力全都投到了建自己的工厂上。他通过朋友结识了自己的老乡——祖传三代在山西做古建筑的木匠张宇,并说服他带着两个朋友来杭州跟他一起创业。就这样,第一间工厂算是做起来了。

翻《营造法式》找图样,打稿,做图,拆分,落地……每一道工序、每一个细节都要自己盯着,事情越来越多,刘文辉果断放弃了培训班,渐渐停掉了已改名为“晚峰书屋”的淘宝店之后,专心做起了斗拱积木。

“其实当时来杭州也是基于淘宝店的考量,觉得杭州的物流会更快,文化创业氛围更强。”刘文辉说道。

创业做斗拱积木,是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情。眼看着开销流水一样从口袋里淌走,之前攒下来的积蓄马上就花得一分钱也不剩,刘文辉把自己的画室卖了,100万投到公司里就听了个响儿。

他不敢告诉父母自己的窘境,周围的人也都觉得刘文辉疯了:一堆木头能搞出什么名堂?在17年那段最难熬的岁月里,撑着刘文辉挺过来的,是那些在旺旺上闪烁着的陌生人头像。

慢慢地,他接到了第一个海外订单,第一笔购买全套斗拱的大额订单,认识了第一个陌生的合伙人。

“他看到我们的淘宝店之后,就来找我谈了一次,说要入股。我当时以为他开玩笑,后来有一阵子公司穷得走投无路了,我打电话问他当初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说是,正式面谈的第三天,我卡里就收到了30万。”刘文辉聊到对古建筑无比热爱的合伙人,感叹着机缘巧合之妙。

被改变的山西木匠和“中国乐高”

在晚峰书屋的工厂厂长张宇眼里,那是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

2015年刚刚跟着刘文辉的时候,张宇没想到磨合会这么难。他是老木匠了,一家子在山西专门做古建筑的建造和修复,一个积木零件该做成什么样,他用手一摸心里就有谱了,但是刘文辉不同意,说一定要做到精细化,规定了0.25毫米的误差。

刘文辉的工作室里放了两个纸箱,一箱写着“死刑”,一箱写着“死缓”,都是他认为的废料,有的是因为磨圆处理不到位,有的仅仅是因为木头的花纹不好看。后来,张宇慢慢习惯了刘文辉的规矩,工厂的规模也越做越大,迁址到了2000多平米的新厂。

看着工资慢慢越涨越高,张宇把自己的父亲、姑姑的孩子也从家里接了过来,亲戚带着朋友,朋友又叫着亲戚,20多个山西木工背井离乡,填满了刘文辉的工厂。

“在这赚的能比在家里的一倍还多”张宇说。在这里,普通木工一个月的工资是8000元,资格最老的木工能拿到一万五。起初,他们只能接到一些很小批的订单,后来开始从山西进了核桃木、紫檀木,订单的种类多,要求也越来越高,现在为了赶九月份淘宝造物节的单子,工人们都在加班加点地赶工。

为了这一次的淘宝造物节,刘文辉特意设计了济公殿的斗拱。在杭州呆了三年,这是他第一次触碰杭州元素。“因为不了解这里的文化,所以一直没敢碰这一块。后来我们还原了整个济公殿的大模型,才给了我做小斗拱的灵感。”刘文辉表示。

淘宝店逐步走上正轨,刘文辉还是把赚来的钱转手就投到新的斗拱研发里面。目前,他们的斗拱已经做到了第7代,靠着越来越牢固精细的造型,斗拱们很快引起了故宫博物院、陕西省博物馆等等一系列博物馆的青睐。到了年底,故宫定制的斗拱积木就会上线。

“中国的乐高”这个说法还是我的顾客跟我说的,我一开始都没往那里想。”刘文辉笑着挠挠头。听说了别人给他的作品的定位之后,刘文辉真的买来了很多款乐高拿回来研究,他希望学到乐高的优点,更希望每一个中国孩子能玩着中国自己的积木长大,能知道原来中国古建筑中,还蕴含着这么多的美。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