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自动驾驶江湖暗战:挖墙脚、偷技术、打官司

发布日期:2019-08-31 00:30

摘要:挖墙脚抄近路的公司,总要为蔑视知识产权付出代价。

天下网商记者 贡晓丽

昨天,滴滴无人车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秀了一把,自动驾驶技术看上去又离我们近了一点。

可事实上,围绕自动驾驶技术的人才争夺战,正在演变成一场技术和知识产权争夺战,并由此引发一系列诉讼,而每一起案件的背后,都充斥着背叛、毁约和盗窃。

日前,前谷歌自动驾驶团队创始成员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被美国检方起诉。他涉嫌在离职前窃取大量公司机密,并引发了2017年Waymo和Uber之间的商业机密盗窃案。如果罪名成立,莱万多夫斯基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和25万美元的罚款。

起诉书称,39岁的莱万多夫斯基在辞职前,从谷歌内部硬盘下载了与激光雷达传感器和自动驾驶技术相关的文件。他被控以33项盗窃,以及企图盗取商业机密的罪名。

一场牵扯谷歌优步的官司

莱万多夫斯基的这场官司,要追溯到那起将Waymo和Uber都卷入其中的民事案件。

2017年2月,Waymo指控前员工、时任Uber技术副总裁的莱万多夫斯基窃取谷歌自动驾驶技术,这成为当时硅谷最引人注目的商业窃密案之一。

莱万多夫斯基少年得志,创办过两家成功的无人驾驶公司。其中,510 Systems被谷歌收购,并与其他无人驾驶项目一起,被谷歌重组为独立的Waymo公司。2016年,莱万从谷歌离开,创办了OTTO,6个月后,OTTO被Uber以6.5亿美元收购。

2016年12月,Waymo在激光雷达供应商的邮件中发现:一份据称是Uber激光雷达电路板的机械制图,与自己拥有专利的设计方法高度相似。Waymo意识到自己的商业机密被窃取了。继而,Waymo在系统中找到了证据:莱万多夫斯基曾在离职前下载了14000份共9.7G机密资料。

Uber之所以收购OTTO,关键因素之一正是为了获取“OTTO开发的激光雷达系统”。最讽刺的是,莱万多夫斯基从谷歌离职前,还拿到了一笔数百万美元的商业排他补偿金。

2017年5月底,莱万多夫斯基被Uber解雇,并被法院要求返还相关资料。

后来,Uber和Waymo达成和解,前者同意向Waymo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提供0.34%的股份。但莱万多夫斯基的情况并没有通过和解得到解决,上文提到的联邦检察官对其33项盗窃罪的指控,就是案件的后续。

百度特斯拉都告过员工

在暗流涌动的自动驾驶圈,莱万多夫斯基案并非个例。

2017年12月,百度诉前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景驰科技一事就曾闹得沸沸扬扬。

2017年3月,王劲从百度离职,4月,即加盟了位于硅谷的景驰科技。12月,百度向媒体提供了王劲离职时的承诺函,证明王劲离职前,称丢失了公司配发的工作电脑与多功能一体机,并承诺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责任。

2018年3月,随着景驰宣布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而王劲此前也宣布卸任景驰CEO之职,百度因此撤回了对景驰的诉讼,但对王劲的索赔未见公开撤诉的消息。

今年3月,特斯拉也针对多名前员工和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Zoox提起了两起诉讼。

特斯拉声称,四名前员工窃取了“其专有信息和商业秘密,以帮助Zoox开发和运营自己的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业务所需技术”。

之前,特斯拉前雇员成立的Aurora,也被特斯拉以窃取员工和商业机密为名告上法庭。

僧多粥少的热闹赛道

老东家与前员工一再反目,甚至不惜撕破脸皮闹到对簿公堂,说到底还是利益之争。

自动驾驶技术看似遥不可及,但早已被业内公认,将成为一项能创造巨大商业价值的人工智能技术。

目前,这条赛道云集了来自各行各业的巨头:谷歌、苹果这些以算法见长的科技巨头早已入局;通用、大众等传统汽车厂商也加入热潮;博世等汽车零部件厂商想分一杯羹;英伟达、英特尔、高通开始发力自动驾驶专用芯片;而Uber等专车服务商和快递公司,因为将直接受益于自动驾驶技术,同样纷纷走上自研之路。

巨头入局,带来了海量的资本,仅2014年8月至2017年6月这三年间,全球范围内与自动驾驶技术相关的投资、合伙及并购交易,总金额高达800亿美元。

在这条拥挤的赛道上,有经验的顶级人才,顿时成了巨头和资本哄抢的目标,在高额利益的诱惑下,自动驾驶技术专家或另择高枝加入巨头公司,或在资本的扶持下自立门户。

2017年,福特花10亿美金收购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rgo.ai时,Argo.ai才刚刚成立不足两个月,没有任何产出。然而,两位创始人——CEO Peter Rander(前Uber ATG高级工程师)和COO Bryan Salesky(前Waymo硬件部门主管)的经验和履历,便足以让福特下定决心,为人才一掷千金。

在中国自动驾驶领域,文远知行(原景驰科技)、禾多科技、Pony.ai等初创公司被称为“百度系”,也正是因为核心团队都有百度自动驾驶的影子。致力于物流运营的自动驾驶公司赢彻科技,现任CEO曾负责创建了腾讯自动驾驶团队,飞步科技的CEO曾任滴滴出行无人驾驶项目负责人等等。

挖墙脚抄近路代价不菲

得力干将摇身一变成了竞争对手,老东家们自然郁闷,不过,只是正常的人才流动也就忍了,最要命的是,人才流动往往还伴随着技术成果的隐性流失。

这种让竞争对手不劳而获的做法,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忍受,毕竟,自动驾驶技术每一点进步,都是靠真金白银烧出来的。

Uber的自动驾驶部门——Uber ATG,曾在Uber的IPO进程中公开过它的月度账单:2000万美元。

按照这个烧钱速度估算,自2015年Uber进驻自动驾驶这一烧钱战场算起,可能已经花费了逾9亿美元。

如果跟Waymo相比,Uber的这点投入就显得不够看,从2009年到2015年年底,Waymo在自动驾驶方面就投入了11亿美元,而现在其每年的投入增加到了10亿美元。

钱是怎么烧掉的?

就像Waymo,目前已经完成了逾2000万公里的自动驾驶路测。每一辆测试车辆,算上激光雷达、传感器、计算单元、相机等硬件成本,成本至少在25万美元以上,和一辆兰博基尼相当。

在公共道路测试中,每部车都至少需配备一位安全驾驶员、一位工程师,以及一位控制室监控员,这背后的人力成本不言而喻。再加上高额的保险费用,维护与更新高精地图的开销,仅路测一项开销便是天文数字。

路测获得的丰富数据和宝贵经验,是自动驾驶算法模型不断完善的源动力,而那些接触过大量数据和算法模型的顶尖人才,自然成了后来者眼中弯道超车的捷径。

当然,整个行业的繁荣,离不开人才流动,但那些投机取巧,试图通过挖墙脚来抄近路的公司,总要为蔑视知识产权付出代价,莱万多夫斯基的窃密案,给Uber带来的麻烦和停滞,远远大于收益。

因为官司和内斗,Uber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工作几乎停滞一年之久,在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这是无法估量的损失。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