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新闻

最近正在折腾...
Recently is to do ...

微信公众号管理平台 微信营销在这里

曾用西瓜换回俄罗斯飞机!一度和深圳齐名的这个中国五线城市,如今怎样了?

发布日期:2019-10-01 00:30

摘要:这个因“倒爷”而火,却又被历史遗忘的边陲小城,如今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 文 刘飞越 | 摄

听说今年9月,中国(黑龙江)自贸区黑河片区已正式启动建设,网约车司机小武有些激动。

90后小武是土生土长的黑河人,但几年前,他却选择去苏州工作。“在黑河,没有太多工作机会。”小武说。而和他一样“逃离”黑河,去往北上广深,以及其他南方城市的同龄人,不在少数。

黑河,这个曾经的“沿边开放”城市,如今却在出生率为负和人口净流出的双重夹击下,陷入了萧条。

很难想象,就在20多年前,黑河还是一个“人满为患”的地方。因为靠近俄罗斯,这里曾诞生了大批“倒爷”,在创富神话驱使下,全国各地的人们蜂拥而至,加入到“倒爷”的队伍中。

“南深北黑,比翼齐飞”,这是当时,人们对黑河的期待。但随着俄罗斯经济的大幅下滑,以及中俄贸易的降温,人们却离开了黑河,涌向了拥有更多机会的沿海城市。

小武是去年回到黑河的。家里人告诉他,几年前,俄罗斯商品突然又火了,代购、淘宝店纷纷崛起,沉寂许久的黑河,又有了人气。在家人的建议下,小武回到黑河,做起了网约车司机。

“现在的黑河,最应该进口的不是洋货,而是人口。”小武打趣说。在苏州园区工作的那几年,他算是见识了“人口红利”之于一个城市的意义,而他,也希望自己的家乡再次热闹起来。

黑河口岸

(一)

处在国界边境,是祝福,也是诅咒。这些年来,俄罗斯的兴衰,直接影响着边陲小城黑河。

上个世纪90年代,牟其中用罐头、热水瓶胆等生活物资,换回了5架苏联飞机,转手卖给正在筹建的四川航空,这让他成了中国第一个赚到一个亿的人。牟其中不是黑河人,但他却用一种极致的方式,演绎了“倒爷”致富的路径。

在物资并不充裕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黑河曾用大西瓜,向俄罗斯换回了化肥,报废的坦克、飞机等,一时传为奇谈;后来,边民贸易全面开放,普通老百姓也纷纷投身这一潮流。当时,俄罗斯经济萧条,民用物资匮乏,而价廉物美的中国轻工产品,正好可以填补空白。

国产运动服、牛仔衣、羽绒服、泡泡糖……这些在中国司空见惯的商品,在俄罗斯却成了抢手货,一过海关,价格就能翻几十,甚至上百倍。在黑河口岸,常常可以看到带着国货,大包小包往俄罗斯跑的“倒爷”。有时,“货物”装不下,他们索性把准备出手的运动服穿在身上,有人一次就穿了十套运动服。

站在大黑河岛,就可以看到对岸的俄罗斯

当时卢布比人民币更值钱,而俄罗斯人的购买力也足够强大,这是造就“倒爷”群体的重要原因。频繁奔走在边境口岸的他们,成了最先富起来的那批人,不但穿上了俄罗斯貂皮大衣、毛毡靴子,还开上了豪车——直到现在,“穿个貂”依然是东北人摆阔的标配。

不过,和“在俄罗斯,一周赚一辆奔驰”一样广为流传的,则是赚到钱的“倒爷”在俄罗斯被抢、被杀的故事。那些年,客死他乡的“倒爷”,不在少数。

随着“倒爷”的规模越来越壮大,他们在俄罗斯的地位,也发生了变化。最早一批“倒爷”,甚至享受到了警车开道的待遇,手中的方便面都被抢购一空;但之后,部分利欲熏心的商人,用黑心棉、玻璃渣填充羽绒服、棉被,严重损害了中国产品的声誉,“倒爷”也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1993年后,中俄边境贸易由盛转衰,人们从充满着躁动、激情和恐惧的黑河口岸,渐渐散去。

(二)

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标性建筑。在黑河,那一定是俄罗斯商品街。

这是一条不长的街道,但它,却见证了边陲小城最繁华的时光。这也是当年的“倒爷”,在这个城市留下的独特印记。

俄罗斯商品街

1989年起,“倒爷”们带回了很多俄罗斯日用品,在中央街上销售。几年后,由于入市贸易人员猛增,市场地段一再拓展、延长,从不足500米,增至2000米。1000多名商家在这里贩卖来自俄罗斯的披肩、貂帽、玩具、望远镜……市列珠玑,户盈罗琦,竞豪奢。

不过,今天走在俄罗斯商品街上,萧条感却扑面而来。9月,黑河的旅游旺季已过,这也意味着街上的商家,开始进入一年中生意惨淡的时光——几十户商家,挤在这条200米长的街道上,因为客人太少,天还没黑,一些商店就闭门谢客。

一家挂出“出兑甩货”的店铺

不过,往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里拐进去,却可以看到一片完全不同的风景。

和富丽堂皇的俄罗斯商品街比,这条“后街”呈现出城乡结合部的气质。但在这些看上去年久失修、摇摇欲坠的店铺里,却隐藏了大量的淘宝皇冠卖家。一辆接一辆的快递车前,老板、老板娘们忙着包快递,甚至没什么时间理会客人。

和销售皮草、紫金等传统俄货的俄罗斯商品街不一样,小巷店铺销售的多为食品、化妆品,这里的商店率先开起了淘宝店。好几家店铺的老板都表示,过去,因为小巷不易被游客发现,地段不好,租金还不到俄罗斯商品街的一半。

但如今,因为线上的生意,线下商铺的位置已没那么重要,低租金,甚至成了小巷商家的经商优势。“黑河是不是旅游旺季,对我们影响不大。反而是线上的一些节日,比如双11,对我们的影响更明显。”一家店铺的廖老板说。

忙着装快递的店铺老板

王强的店铺“莫斯科洋行”,就在条小巷不远处。

1998年,卢布大跌,对美元的汇率从6:1,跌至24:1,俄罗斯商品突然变得很有竞争力。这也是王强当年开店的契机。“生意最好的时候,几辆大卡车停在我店门口,装货装到夜里12点。”这大概也是小城黑河,再一次站在“风口”的时光。

今天的“风口”在哪里?王强指了指店里,一整套的直播工具。

王强

王强挺能侃的,但2016年,第一次面对淘宝直播镜头的时候,他却懵了。正好,当时店里来了个俄罗斯妹子,脑子活络的王强,索性拉了妹子过来直播,自己就在旁边翻译。如此下来,直播一天的销量比过去一周都要多。然而,几天后,正当王强乐呵时,妹子却突然提出不干了,理由是她赚到了一点钱,现在要去享受生活了。

被文化差异打脸的王强,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几天过去,他慢慢“上路”了,讲段子、“撩”观众变得轻车熟路。那时的王强发现,其实观众最感兴趣的,并不是俄罗斯妹子的颜值,而是他店里新奇特的俄罗斯商品。当观众看到柠檬、草莓口味的伏特加时,他们激动了。

王强的直播室

几天后,俄罗斯妹子又回来了,她说钱花完了,想重新回来直播。“可是,”正在直播的王强回过头来,两手一摊,“我已经不需要你了。”

如今,王强的直播团队里,是清一色的年轻人。当他忙不过来的时候,这些年轻面孔就会出现在镜头前,向消费者讲诉俄罗斯商品的故事。

(三)

要去一个“洋气”的中国城市,北上广深并不是仅有的选择。

走在黑河大街上,金发碧眼的俄罗斯人随处可见;这里的商场、餐馆,甚至火车站的招牌,都是中俄双语的;就连街边卖菜的大妈,都能飙几句俄语。

黑河一家餐厅里,俄罗斯游客正在点菜,中国老板俄语流利

不过,身为黑河人,钟桓宇最自豪的,不是家乡的“洋气”,而是它的房价——在东北整体房价下跌时,黑河的房价却逆势上涨,市中心的价格从3000多一平,涨到了6000多一平。钟桓宇认为,房价能反映很多问题,其中最直接的就是一个城市的“人气”,以及市场对它的期待。

2014年前后,因为卢布的再次贬值,以及中国消费者对进口商品爆发出的巨大需求,小城黑河又变得热闹起来。但这一次,在黑河口岸等待前往俄罗斯的年轻人,不再被称为“倒爷”,他们有了一个更洋气的名字——“代购”。

随着电商法的出台,这些“代购”都转型成了更规范的电商商家。在黑河进出口加工区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工作的钟桓宇表示,目前仅仅在园区,就有200多家电商企业,除了当地人,浙江、广东等地也有不少年轻创业者,怀着梦想来到黑河。

曾经,黑河学院的设计、俄语等专业的学生,要为生计发愁,如今一毕业,就被电商公司抢光了。

钟桓宇正在展示俄罗斯商品

就连黑河最知名的“机械大佬”丰泰集团,也开始涉足电商。

前几年,来自俄罗斯的甜食“紫皮糖”,成了网上的大爆款。这款糖果在俄罗斯本不知名,却被“倒爷”在中国带火,连名字都是他们取的。2017年,紫皮糖在全国销售额5亿元,而通过1688等平台,丰泰一家就卖掉了3亿。它的成功,证实了董事长吕炜对俄罗斯食品潜力的判断,更证明了年轻的电商团队的努力。

在对俄贸易最衰败的那几年,吕炜也困惑过,自问:“为什么我们的邻居是俄罗斯,而不是美国?”但如今,望着满街年轻的面孔,他不再有这样的追问。

这些年轻面孔中,有不少是忙碌的快递小哥。今天的黑河大街上,和俄罗斯商店一样常见的,就是各个快递公司的站点:百世、顺丰、申通……小哥们手脚麻利地把一包包俄罗斯糖果、一瓶瓶俄罗斯化妆品包装好,塞进电动小三轮车里。

一股新的血液,正在黑河的皮肤之下激烈涌动着。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营销
隐藏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石异天